零碳
sd/贱虫/盾铁/ad钙奶爱好者
来找我玩呀

[贱虫]Patience

真的,我真的就被吞了十几次而已

3.

Peter已经开始认为自己的设想是错误的了。他在楼顶冰冷且粗糙不平的地面上趴了近两个小时,体温大部分都传给了身下坚硬的石地,Karen贴心的为他开启了保温功能才使他不至于在纽约夜晚的寒风中变成一只可怜的冷冻蜘蛛。在这两个小时里他盯着背包就像猎豹盯紧诱饵,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立刻冲出去落在上钩的猎物面前,说一句“Hey bro”之后对着妄图顺走他背包的人来一场蛛网盛宴,把这个该死的家伙绑个严实。

计划的细节都在Peter的小脑瓜里构思好了,只有处于偷盗者这个位置的人迟迟不到位。Peter烦躁的挠了挠被面罩捂得严实的脸颊,为自己牺牲掉的两小时巡逻时间叹气。

————————————————

Wade坐在远离Peter两个街区的酒吧里,抓着酒杯打了个喷嚏。

在纽约逗留了将近两个星期,第一个星期用来解决上一个雇主留下的难题,第二个星期大半都花在Peter Parker身上。经过这些时间的观察,Wade发现他的Petey boy可是那些超英里为数不多的高材生——将来说不定可以接替Tony Stark的那种高材生。“噢,Tony Stark。难搞定的岳父。”Wade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举起酒杯将杯内的琥珀色酒液混着莫名升起的烦躁感一起喝下肚。

说真的,本来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值得Deadpool烦恼的,杀戮过后获取的大把钞票以及各种酒精能解决雇佣兵的一切烦心事。原本他也不会为了Peter的事情多费心,只不过是轻轻松松把小鹿绑来勒索一场单方面愉悦的性爱而已,可是到头来他却没有这么做。看吧,他现在甚至开始后悔带走Peter那两个背包的行为了。

第一次完全是意外,Wade全然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软绵绵的青少年就是夜夜在纽约的高楼大厦之间穿梭维持秩序的蜘蛛侠,顺走他的背包只是因为好奇一个未成年小英雄的背包里都会有什么秘密——第二次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当他拎起背包的背带时脑子里突然出现许多Peter的影子,搅得他原本就毫无章法的脑袋更加混乱,手心沁出了汗。Wade感觉像是被深海困住了一样呼吸不上来,晃晃头甩走脑子里的乱麻后才回想起淹没自己的深海是记忆里Peter的那双眼睛。

Wade把背包带回了临时租的破烂公寓,当他拉开拉链取出Peter的贴身衣物,褪下紧身制服裤子后准备进行的动作突然就停止了。

“哥当然知道Peter Parker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Wade泄气的甩下手里紧紧握着的Peter的贴身衣物,把自己重重的甩在沙发里。“这太他妈的不正常了。哥为什么要在意他还没有成年?”

自从Wade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冷血雇佣兵Deadpool之后就给自己划清了边界,证明自己不和常人的三观在一条线上,直到现在他遇到了Peter Parker,纽约的友好邻居,能力和责任心能够画上等号的男孩儿。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个小家伙甚至还没有成年就已经把维持和平这个重担拼命往自己单薄的肩膀上扛了。

“他大概就是有那种操蛋的魔力,让哥可以迷途知返的那种。”Wade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看着发霉的天花板,也懒得动手提起脱了一半的裤子,“哥真的该闭嘴了,这么肉麻的话只会让我自己把胃都给吐出来。”

在那天的最后Wade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举起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毫不犹豫的按下扳机。

现在Wade还是会不停的想到Peter的事情,当然更多的是他包裹在红蓝制服里的翘臀。他对着酒保摇了摇手里空了的玻璃杯,对方知趣的为他重新满上了酒。“失恋了?”酒吧里经常见到因为和恋人分手而来买醉的人,酒保这么问Wade也不奇怪。“别担心,只要有诚意和耐心总能把人追回来。”

Wade抬起头向酒保展示自己压低的黑色兜帽下的那张脸,在酒保的表情变得惊恐后低低的笑出了声:“何止失恋,哥甚至觉得自己追都追不到他。”

TBC.

评论(4)
热度(120)

© 乌鸦坐机机 | Powered by LOFTER